咕咕,咕,咕咕咕咕。
 

破晓[晏景](现代AU)

和大佬 @长歌承闲 聊着聊着,就想看他俩带孩子,然后就,就这样了。

从下一句开始,我的每句话都是胡编乱造的,有没有人能来阻止我一下。


晏为天清无云,景为日光明朗。

四舍五入一下那就先叫破晓吧,我是真不会起题目啊! 

—————————————————————————

  陆晏刚撂下导师的电话,就听到陆耽响亮的哭声,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母的卧室,抱起了还不满一岁的婴儿。这个夏天对他来说有点忙碌,就在昨晚,爸妈临时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把小孩子们交给两个大的,收拾好行李就拖着拉杆箱出发了……好在陆玄正在夏令营里和同龄伙伴们疯跑,陆机陆云沉迷写作兴趣班,每天早出晚归地去少年宫按时报到。至于陆景,陆晏一边给陆耽换尿不湿,一边冲着那个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喊了一句:“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志愿填报系统就要截止了,你再检查一遍有没有问题吧。”

  “哥我正在登录呢,”陆景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一会儿你再帮我看一眼呗。”

  “这就来。”陆晏洗完手,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景身边,顺便咬了一口陆景刚刚吃到一半的冰激凌。

  “D大金融工程……你还真打算和我到一个学校去?”

  “对啊,前几天不是和爸妈还有你商量过了吗,分数差不多,专业排名也不错。”还能经常看到你。陆景将最后一句偷偷咽了回去。

  “挺好的,”陆晏抽出一张纸巾,将陆景嘴角的一点奶油擦去,“别人都说报个志愿比高考还操心,你倒是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着急。”

  “这不是有大哥帮着参谋嘛,反正你有经验,我当然信得过你。而且我也一直想学这个专业。”陆景摆出一副故作谄媚的神情,将最后一口冰激凌递到陆晏嘴边。

  陆晏欣然接受了快要融化掉的冰激凌,起身回到主卧:“好了,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去看着点阿耽。”陆景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高考志愿填报系统”几个字,一边关掉电脑一边小声嘀咕:“还不是因为你也在那里。”

 

  陆晏坐在床边,看着婴儿床里熟睡着的陆耽,一本专业课教材在他的膝上摊开,却半天没有翻动一页。他一直有午休的习惯,今天中午却被哭闹个不停的陆耽强行打断了。陆晏有些疲惫地靠在床头,暗自祈祷面前的小祖宗能多睡一会,让他多清闲片刻。

  陆景的手机闹钟震了起来,屏幕上提示又到了小家伙开饭的时间,陆景将刚洗好的葡萄放到一边,娴熟地给奶瓶消了毒,冲好奶粉后用手腕内侧试了试温度,一手端着葡萄一手拎着奶瓶走进主卧。看到陆耽还没醒,陆景将葡萄放到床头柜上,伸手将陆晏膝上的书收了起来:“看不进去就算了,先吃水果。今晚我陪这小崽子睡,你昨晚就没休息好,今天中午也没睡成。”

  “今晚一起吧。”陆晏坐起身,刚从冰箱取出不久的葡萄带着沁人心脾的清凉,一时间让他清醒了不少。

  不知是不是被两人刻意压低声音的交谈惊醒,陆耽带着点哭腔的咿呀声响起,陆景赶快将他从婴儿床上抱起,把奶瓶送到嘴边。

  看到陆耽瞬间安静下来,陆景松了一口气,抱着孩子挨着陆晏坐下,小声询问:“我小时候也这么闹人吗?”

  陆晏认真回忆了一下:“你比他还难缠。”

 

  等到陆耽在陆景怀里睡着后,陆晏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人的晚餐,陆景看着正站在餐桌旁边解围裙的陆晏,提议道:“明天我们叫外卖吧,免得你又折腾这么久。”

  “听学长一句劝,再过几个月,你会吃外卖吃到腻。”

  陆景笑了出来:“也对,他们哪里比得上我哥的手艺。”

  陆晏习惯性地挑了几块瘦肉放到陆景碗里:“阿机阿云快要下课了吧,他们才六、七岁,这么小就开始上写作兴趣班真的有用吗?”

  “有用,真的有用,你可能不懂我们这种有天赋的感觉。”陆景的眼中写满了恳切。

  “……吃饭。”

(TBC)

评论(4)
热度(5)
© 重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