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
 

[凯抗]同朝为官二十题

感谢出题人 @徐停云 ,单数题号由 @列蒙的E 完成,双数题号是我。

CP:陆凯x陆抗

---------------

1.曲江烟水杏园花

  “还是吴郡好,住得惯。”

  陆抗懒懒向他道,倚在旁边的栏杆上。春色江东,艳绝烟雨,更别说此时若绵绵情意的皎白小花,簇簇盛放。

  对方没有回应,陆抗伸手攀了一支皎白,往陆凯掷去。

  陆凯回神,信口道:“有女同车?”

  掷花人却是后悔极了。

 

2.青衫换绛袍

  丞相在世时,陆凯每次来到陆逊府上拜访都能看到在房中读书的陆抗。陆逊还打趣过,他这手不释卷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敬风你的影子。

  后来丞相殁了,陆凯看着当年那个清俊挺拔的陆公子一步一步走到肩扛重担的陆将军,很想问一句,他是否还记得出仕前夜,被他压在箱底的那件青衫?

 

3.风雪天里偏殿外

  “陛下可曾苛责?”见陆凯出来,陆抗立刻迎上去牵着堂兄的臂膀。

  “惯了,陛下的脾气朝堂皆知,倒是你,我竟不知你能等这么久。”

  陆抗身体向来不如一般武将强健,每次回转述职,都是连带着病假一起请回的份。

  这寒冬风雪的等,真难为了他。

  陆凯为他掖好了氅,说道:“回罢。”

 

4.惊心动魄的奏章

  “自顷年以来,君威伤于桀、纣,君明暗于奸雄,君惠闭于群孽。”

  “而诸公卿媚上以求爱,因民以求饶,导君于不义,败政于淫俗,臣窃为痛心。”

  陆抗的眉心皱了起来:“敬风兄这措辞,会不会稍重了些?”

  陆凯瞥了他一眼,冷笑道:“软话说尽了也不见陛下肯听一句,幼节在担忧什么?”

  陆抗没有作声,只是反复劝慰自己:我手握重兵,陛下还不至于对敬风不利。却仍觉得心口疼痛难当。他盯着那些声声泣血的谏言,想起了离世多年的父亲。

 

5.罢相

  有这么一出策划已久的戏份未开始上演,却被陆凯碎碎叨叨了许多回。

  “敬风兄,无妨,累了便回家。”

  那人收拾着案上的竹简,愣了,意识到对方较真的戏谑,回应道:“不如我们换换,你当几日左丞相,我替你看西陵,如何?”

  “若敬风兄肯,自然是好。”

  说定了的事情,一如时光过去,不再重返履约,也不必再提起。

  陆凯至死都是左丞相,而他也将军职当成末路。

  也未必不履约,左右不过心知肚明那一前提,等吴国太平安乐,彼此偕同身退。

 

6.文末私下的印章

  趁着还都述职这几日,陆抗向他借了书,陆凯答应的也是爽快。

  秉烛夜读时,陆抗反复摩挲着落在卷尾的一方朱印出了神——兄长的名字何止印在这书卷上,更是刻进了他的心底。

 

7.芝兰当道,不得不除

  “阿兄!”

  “求情不得。”

  陆抗的无奈与急切在一封封信里头强势辩驳。陆凯认认真真看了,顺便指出其中一些措辞,外加谈谈近日天象照应。

  “他错了便错了,还要牵扯旁人?”

  “阿兄,可曾记得顾家舅舅因何……”

  “为兄亦不曾忘张家姨父之事。”

  他向来拎得清,知道如何重击他这位堂弟,天真热烈的时代终究要醒来。

 

8.联句吟诗

 

9.不再同阵营的党争

  陆凯再次熄灭了烛火,等着前方的探子传回讯息。这一次,他并没有把废立皇帝的密谋透露给陆抗。讯息传回时,夜阑人静得令人窒息,如同身处无间,所及皆是罪孽沉默营营缠身。

  “敬风兄?”陆抗诧异他深夜前来,一身伤痕,岁月折磨与往日伤疤叠加,他几乎跌倒在堂弟怀里。

  他表示无事,但陆抗坚持担忧为他请了病假。不上朝,更惹人怀疑了。

  他苦笑时,陆抗正对着他用小勺不断搅动放凉那碗药。

  那一瞬的药香袅袅前所未有让他觉得与面前之人迢迢,他们是手足,却危机四伏;是并肩而立的制衡,但各怀心事。

  岌岌可危的不仅是自己,连同眼前这人。

 

10.文武不可同路

  临行前,陆抗仍咳得厉害。

  陆凯抓着他的手,难得对他露出了强硬的姿态:“你旧疾未愈,必须再留几日,等病情缓和了回去也不迟。”

  陆抗挣扎着甩开他的手想要上马:“敬风兄也是领过兵的人,怎会不知……”

  “正是因为我做过武将,才清楚你若是倒在了军中,只会惹出更大的乱子。”

  “阿兄!我……”

  “幼节不必多言,随我回去。”

 

11.风月夜听琴

  他是知道他的乐声,曾经同居的时候,陆凯总比他早起,漱弄完毕,爱好抚一曲。

  伴着晨光,他朦胧间似真似假成了他的知音。他不曾怀疑过这一切,直到那夜陆凯病逝,琴声再次响起。陆凯的孩子就着冬日雪夜的清冷,为他的先父最后安抚一程。

  他可曾看到这一人孤茕的脉脉月色?他自是不必看的,他的乐声回荡在晨曦之中,如同对陆凯所有的记忆。

 

12.城外送别

  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低头摆弄着手中的几片柳叶,陆凯见他一路不肯言语,便解下腰间的玉坠递给他,又好言宽慰道:“等到下次见面,阿兄一定同你彻夜畅聊。”

  陆抗抬起头,他的眼角有些泛红:“路途劳顿,还请兄长保重身体。”语毕便向陆凯俯身揖礼,起身后又将左手伸到陆凯面前晃了晃。

  在少年摊开的掌心上,躺着一枚精致的柳哨。

 

13.你的酒量

  陆抗的酒量比陆凯好太多了,军旅生涯,酒倒是替代了许多玩物消磨。但陆凯即便酒量不好,旁人也分辨不出他的醉意到底几分。那张威严面具之下,他可是十足了解。

  醉得七七八八时候,陆抗也不阻止他堂兄,任由他喝,自己也喝,不过是越坐越近了。

  “阿兄的酒量是日渐长进。”

  醉意上来的人应了声,一时听不出弦外之音。陆抗却将带来的东西晃一晃,给他堂兄满上。

  “幼节,我不……”理智在挣扎边缘拉着陆凯。

  陆抗为他举杯,近到他耳畔:“阿兄,这是水。”

 

14.君前为你辩护/攻讦

  孙皓颇不耐烦地将笔砚推到一旁:“你那族弟把守边境,按兵不发也就罢了,和敌将有所往来又算什么?”

  陆凯不紧不慢地回应道:“陆将军是我吴国难得一见的将才,如今以修德怀柔之道应对羊祜,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此一来边境少有战乱,正适合休养生息。”

  陆抗从梦中醒来,兄长早已故去多年,朝中只怕是无人敢为自己执言。他起身咳了一阵,披了件衣服便来到案前修书。

  如今只得靠自己去向那位陛下解释了。

 

15.你的文集序/碑文

 

16.未分胜负的棋局

  棋盘对弈和两军对垒颇有几分相似,陆抗手下的布局看似攻势绵软,实则放眼全局,于森严守势中暗藏锋刃。陆凯看得出却也无从破解,执子沉吟半晌,一时竟无处落子。

  “举棋不定乃用兵大忌,”陆抗的声音带着点笑意,“阿兄定是累了,今日不妨到此为止,这残局抗先收着,改天再对弈可好?”

  陆凯笑道:“早就听闻幼节用兵调度如神,今夜可算是领教到了。”

  “敬风兄过誉了,这局棋离结束还早着呢。”

 

17.主考官

  “阿兄,我想请教太玄之理。”

  “请说。”

  一柱香后,陆凯抬了抬眼,叹道:“累赘。”言毕便在案上蘸墨写了一行字。

  “如何?”

  “幼节读书精细,很好。若不求甚解,应会更好。”

 

18.宴席间见你

  陆景的婚宴上,陆凯远远瞧着忙于回应众人贺喜的陆抗,打算等他闲下来再过去招呼。

  陆抗却一眼看到了他,快步上前扶住他的肩:“敬风兄还在病中,何必亲自前来。”

  “你家景儿的喜事,哪有不来的道理?”今后只怕是见一面少一面了。陆凯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陆抗看着兄长花白的鬓发和略显疲态的病容,又看了看不远处陆景神采奕奕的年轻面庞,只能沉默着拍了拍他的肩。

 

19.来往公文中你的名字

  皇帝撂下陆抗的上疏,刚好被前来的陆凯撞得正着。

  “喏,左丞相来看看你家弟弟的书。”

  陆凯推辞,没有顺着皇帝的意思,反而慢悠悠说了:“陛下留意即可。臣与陆司马同心同意。”

  余光倒是瞧见了陆抗的落款,不觉心安。

  不过,陆幼节,你的字貌似越来越难看了。

 

20.在官署值夜

  “幼节怎么来了?”

  “提前打听过今天是敬风兄值夜,抗特意来看看兄长。”

  陆凯有些无奈地将弟弟带到后堂:“太晚了,你先去睡一阵。”

  陆抗不依,裹着被子挨着他坐下:“阿兄需要帮忙吗?”

  “……你好生坐着就行。”陆凯故意忽视掉烛火下陆抗格外明亮的眼睛,埋头批复着手旁积攒不多的公文。陆抗倒也安静,待陆凯落下最后一个字,只觉得左肩一沉。

  陆凯一边把迷迷糊糊的陆抗扶到榻上,一边小声耳语:“明早可别埋怨为兄笑话你。”

评论(2)
热度(12)
© 重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