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
 

留别妻 · 一 [陆景x陆公主]

给大家讲一个一对儿小年轻甜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

粗糙的大纲文,争取四到五更就结束,以后有缘再翻出来慢慢补全,部分情节挪动了时间轴,既然大佬创建了景瑶这个TAG我就用一下,感恩大佬给公主起了名!可甜了,真的!

------------------------------

  陆景第一次见到孙瑶时,是在永安元年的十月。

  父亲带着陆晏和他途径乌程,顺便去拜访那位新封的乌程侯孙皓。陆抗交代他们兄弟二人去同院内孙家的几个小孩子玩耍,便独自走入府中议事。陆景跟在陆晏身后,百无聊赖地听着兄长和那三个男孩子交谈,直到一声轻微的抽泣引起了他的注意。

  陆景循着声音找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小女孩,他想了想,俯下身去问道:“你怎么哭啦?”女孩子仰起头看着他,声音细若蚊鸣:“我弄丢了母亲留给我的簪子,方才还拿在手上的。”

  陆景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我来帮你找。”

  等到陆景从树下拾起那支簪子时,天色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听到父亲招呼他回去的声音,女孩儿有些不舍地问到:“以后我还可以见到你吗?”

  陆景点点头:“当然可以,我叫陆景,你的名字是?”

  “孙瑶。”

  陆景默默记下了这两个字,只是年幼的他还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将会同他缠绵缱绻十余载,伴随他走过短暂的一生。

  记忆中建兴二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这一年,四岁的陆景看着母亲离开家门,懵懵懂懂地意识到母亲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茫然地看了看正在拼命忍住泪水的陆晏,也跟着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一年,两岁的孙瑶被何姬紧紧抱在怀里捂住了眼睛,不远处就是她父母尚温热的尸首,她以为何姬是在同她玩闹,咯咯笑着想要推开覆在眼前那只冰冷的手,却被孙皓颤抖的声音制止:“小妹乖,闭上眼睛不要看。”

  从那以后,每当陆景故作无意地提及母亲,陆抗只会一言不发地摸摸他们兄弟二人的头,叹息着转身离开。陆晏则会在父亲离开后,沉默着拥住他的肩。偶尔被祖母听到了,老人那饱含怜惜却欲言又止的神情让陆景更加难过。直到他们得到了母亲在流徙之地病逝的消息,陆景也开始对这些过往闭口不提。

  另一边,何姬一人拉扯着五个孩子生活,难免会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好在几位兄长对年幼的她呵护有加。后来孙皓封了侯,孙瑶也随之结束了颠沛难捱的日子,便有了她与陆景相遇的一幕。

  孙瑶对着兄长们念叨了好几天那位帮她寻到金簪的小公子,孙谦忍不住打趣道:“瑶儿怕不是在埋怨咱们几个那天没有帮她。”

  孙皓也故意逗她:“让小妹日夜念着的可是陆将军家的二公子?倒是和你年纪相仿。等你们两个长大了,阿兄将你嫁给他如何?”

  孙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回味过来孙皓在说什么之后,又红着脸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无论几位兄长再怎么逗她,也气鼓鼓地不肯出声了。

  这一别就是六年。

  六年间,景皇帝孙休病故,其膝下四子尚年幼,经历过一次幼帝执政,动乱不堪的吴国不敢再次冒险,众臣拥立了才识明断,声名在外的孙皓称帝。

  一袭盛装的孙瑶从皇兄手中接下了宁平公主的封号,她很喜欢这两个字,生在帝王家,年轻的她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能够安宁顺遂地度过此生,反而成了一个过于奢侈的愿望。

  她在宫中倒也过得自在,每日晨起后或是在书房读书练字,或是去院中习武观花,隔三差五还会带上侍从跑到附近的山中游猎。时间一久,便遇到了在山下纵马的两位陆家兄弟。

  孙瑶招呼侍从们留在原处,独自靠近后躲到一旁偷偷打量着陆景,当年那个善解人意的小公子,如今已经是身材高挑眉目俊朗的翩翩少年,利落挺拔的背影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房前种下的一簇新竹。孙瑶在原地徘徊了一阵,见他们似有归意,才鼓起勇气上前拦下了兄弟二人:“两位公子请留步。”

  陆晏和陆景也认出了她,随即下马行礼。孙瑶今年不过十三岁,容貌却已出落得清丽姣好,她平日里喜好读书,谈吐自然也是端庄得体。陆景看着眼前的少女,莫名觉得心跳得有些快。

  三人一番礼数寒暄后,陆景提议道:“公主以后若是想要出行游猎,不妨叫上我们兄弟二人,也好做个伴。”陆晏闻言挑眉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微笑着轻咳一声:“过几日晏就要回到军中,今后不如就由景弟来陪同公主出行。”

  孙瑶反倒有些迟疑:“这样会不会误了二公子的事情?”

  “公主多虑了。”陆景却是一派本应如此的模样。

  回宫的路上,孙瑶胡乱琢磨着,她和陆景之前不过是一面之缘,今日相见却觉得格外亲切熟稔。这位陆家二公子虽年轻,却因做得一手好文章颇负盛名……他笑起来真是好看。

  怎么越想越离谱了?孙瑶莫名有些懊恼。

  与孙瑶告别后,陆景有些心虚地瞄了兄长一眼:“阿兄方才笑什么?”

  陆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们两个看着倒也般配。”见陆景作势要扑过来,陆晏迅速翻身上马,跑出几步后大笑着催促他跟上自己。

  陆景纵马上前,觉得耳根有些发烫:“阿兄可要替我保密。”

  “看你表现。”陆晏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着。

  半个月后,陆晏见他在镜前仔细整理衣物的样子,坏笑着问道:“这是和那位公主有约?”

  被看穿心思的陆景脸上一红,干咳了两声:“是……阿兄又在打趣我。”

  陆玄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二哥要去游猎?带上我带上我!”话音未落就被陆晏拉到一边:“明日我带你去,他这回有要紧事。”

  陆景给陆晏递了一个感激的眼色,抓起弓矢一路小跑着去牵马,离开了家中。

  等到孙瑶依照二人事先约定好的时间策马来到山下,陆景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孙瑶心中有些过意不去:“陆公子这是等了多久?”

  陆景笑了笑,隐瞒了自己提前来了大半个时辰的事实:“也没多久,不过公主出行,连侍从都不带吗?”

  “有他们跟着总是束手束脚的,况且身边有陆公子在,难不成还怕遇到什么危险?”

  “景自然会竭力护公主周全。”陆景正色回应。

  孙瑶眼中满是雀跃的期待:“那,我们走吧?”

  午后的阳光落在两人身上,陆景与孙瑶并骑进入山中。耳畔回荡着林间清越婉转的鸟鸣,身旁萦绕着草木独有的清新气息,孙瑶心情大好,侧过脸想和陆景说话,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二人目光交汇的瞬间,陆景却将视线迅速移开了。孙瑶见他如此这般,心下有些疑惑,却也不好多问。

  一只野兔从二人马前跑过,孙瑶立即搭弓发矢,这一箭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只见野兔应弦倒地。陆景感叹道:“早便听闻公主长于骑射,今日有幸得见英姿,果真是勇武过人。”

  孙瑶俏皮地笑出了声,带着几分得意扬起头:“从前在新都和乌程时,兄长们游猎习武都会带上我。”

  陆景有些惊讶:“那时候你才多大?”

  “好歹算是自保的本事,多少要学一些的。”孙瑶敛去笑容,抿紧了唇。

  陆景没再作声,他知道,那些颠沛流离的岁月终究是在她心中留下了一片阴霾。他信手向林中空放一箭,惊起一片飞鸟后,又引弓连出三矢,每箭皆有所得,孙瑶望向他的眼神愈发热烈:“陆公子简直比兄长还要厉害!”

  “公主过誉了。”陆景想要纵马上前查看猎物,没走出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孙瑶的一声惊呼,陆景心中一紧,即刻调转马头回到孙瑶身边,见她精心盘在脑后的长发被箭羽勾住了一绺,被她自己用力一扯便散下一片。孙瑶有些窘迫地取下那支箭,想将散下的长发简单编好再盘回原处,谁知心中越急,手上的动作也就越乱,折腾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

  正当她暗自埋怨不应当为了赴陆景的约而特意梳这样一个过于复杂的发型时,陆景伸手将她扶下马,又绕到她身后,将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打散理顺。陆景的声音清晰地落在孙瑶耳边:“要是一会儿抓疼你了,只管告诉我。”

  陆景不会梳女孩子们那些精巧的发髻,只得有些笨拙地为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女孩扎起一个马尾。感受到少年温热的呼吸洒在耳后,孙瑶只觉得脸上发烫,等到陆景为自己整理好头发,孙瑶转过身看着他,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陆景见她不作声,忙俯身揖礼:“是景冒犯公主了。”

  孙瑶垂下眼睛,摇了摇头:“何来冒犯一说,多谢陆公子。”

  两人又在林间信马闲逛了一阵,直到天色渐晚,陆景提出先送孙瑶回宫。

  陆景稍微落在孙瑶身后,静静地看着夕阳下一身疾装劲服的女孩,高高束起的黑发在她脑后左右摇晃。陆景踌躇片刻,小声开口:“其实,你这个样子也很好看。”

  孙瑶似乎没有听到,仍牵马向前走着,陆景松了一口气,依旧紧跟在她的身后。陆景没有看见的是,他的话音刚落,一片绯红的晚霞便漫上了孙瑶的脸颊。

  只是日后她再与陆景相约游猎时,总是会将长发束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接下来的一年中,两人总会择出双方都有闲暇的日子,同案读书或并骑出行。陆景被家中几个弟弟问及行踪时,总会语焉不详地遮掩过去。至于孙瑶那边,孙皓不过随口提了一句,小妹近来和陆将军的二公子走得很近?见孙瑶难得露出一副羞怯的样子,笑着撂下一句:“朕心中有数了。”便不再过问。

  直到第二年的春天,陆景像往常一样邀约孙瑶一同踏青。两人见面后,陆景将一把纹饰繁复的匕首递到孙瑶面前:“过几日景便要随父亲与兄长到军中历练了,这匕首请公主收下,今后出行游猎时,公主还是不要独自动身了。”

  孙瑶接过匕首,开口时声音有些闷:“多谢陆公子关怀。”

  陆景本意是担心自己离开后,孙瑶哪天一时兴起,独自一人溜出去遭遇险情,好在她身手还算矫捷,带着把匕首多少能防身。此时见孙瑶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陆景赶忙说道:“等我到了军中,一定经常与你写信。”

  “陆公子可不准诓我。”孙瑶走到岸边,折下一段柳枝随手把玩着。

  “景何时诓骗过公主?”陆景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孙瑶背对着他没有应声。陆景觉察到孙瑶似乎一直提不起游玩的兴致,便柔声安慰道:“公主不必忧心,我自然不会因为不常见面就和你生分了。”

  “我知道。”孙瑶转过身,将刚刚编好的柳枝手环塞到陆景手中。

  陆景端详着腕上的柳环,索性心一横,上前一步扶住孙瑶的肩,低头凑到了她的耳边。少年清朗温柔的声线从她的耳畔直接落到了心底:

  “阿瑶,等我回来。” 


评论(3)
热度(5)
© 重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