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
 

破晓[晏景](现代AU)1

激情写爽文,我不管了,我就是要看小年轻谈恋爱,还得是校园恋爱。

心思细腻的中二弟弟和“我就静静看着你表演”的哥哥,晏景+少量机云,疯狂撒狗血,各位大佬避一下雷(这TAG里一共有几个人来着?)

----------------------------------

Chapter 1  失手打翻的初夏晚风

 

  陆晏刚撂下导师的电话,就听到陆耽响亮的哭声,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母的卧室,抱起了还不满一岁的婴儿。这个夏天对他来说有点忙碌,就在昨晚,爸妈临时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把小孩子们交给两个大的,收拾好行李就拖着拉杆箱出发了……好在陆玄正在夏令营里和同龄伙伴们疯跑,陆机陆云沉迷写作兴趣班,每天早出晚归地去少年宫按时报到。至于陆景,陆晏一边给陆耽换尿不湿,一边冲着那个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喊了一句:“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志愿填报系统就要截止了,你再检查一遍有没有问题吧。”

  “哥我正在登录呢,”陆景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一会儿你再帮我看一眼呗。”

  “这就来。”陆晏洗完手,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景身边,顺便咬了一口陆景刚刚吃到一半的冰激凌。

  “D大金融工程……你还真打算和我到一个学校去?”

  “对啊,前几天不是和爸妈还有你商量过了吗,分数差不多,专业排名也不错。”还能经常看到你。陆景将最后一句偷偷咽了回去。

  “挺好的,”陆晏抽出一张纸巾,将陆景嘴角的一点奶油擦掉,“别人都说报个志愿比高考还操心,你倒是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着急。”

  “这不是有大哥帮着参谋嘛,反正你有经验,我当然信得过你。而且我也一直想学这个专业。”陆景摆出一副故作谄媚的神情,将最后一口冰激凌递到陆晏嘴边。

  陆晏欣然接受了快要融化掉的冰激凌,起身回到主卧:“好了,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去看着点阿耽。”陆景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高考志愿填报系统”几个字,一边关掉电脑一边小声嘀咕:“还不是因为你也在那里。”

  陆晏坐在床边,看着婴儿床里熟睡着的陆耽,一本专业课教材在他的膝上摊开,却半天没有翻动一页。他一直有午休的习惯,今天中午却被哭闹个不停的陆耽强行打断了。陆晏有些疲惫地靠在床头,暗自祈祷面前的小祖宗能多睡一会,让他多清闲片刻。

  陆景的手机闹钟震了起来,屏幕上提示又到了小家伙开饭的时间,陆景将刚洗好的葡萄放到一边,娴熟地给奶瓶消了毒,冲好奶粉后用手腕内侧试了试温度,一手端着葡萄一手拎着奶瓶走进主卧。看到陆耽还没醒,陆景将葡萄放到床头柜上,伸手将陆晏膝上的书收了起来:“看不进去就算了,先吃水果。今晚我陪这小崽子睡,你昨晚就没休息好,今天中午也没睡成。”

  “今晚一起吧。”陆晏坐起身,刚从冰箱取出不久的葡萄带着沁人心脾的清凉,一时间让他清醒了不少。

  不知是不是被两人刻意压低声音的交谈惊醒,陆耽带着点哭腔的咿呀声响起,陆景赶快将他从婴儿床上抱起,把奶瓶送到嘴边。

  看到陆耽瞬间安静下来,陆景松了一口气,抱着孩子挨着陆晏坐下,小声询问:“我小时候也这么闹人吗?”

  陆晏认真回忆了一下:“你比他还难缠。”

  等到陆耽在陆景怀里睡着后,陆晏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人的晚餐,陆景看着正站在餐桌旁边解围裙的陆晏,提议道:“明天我们叫外卖吧,免得你又折腾这么久。”

  “听学长一句劝,再过几个月,你会吃外卖吃到腻。”

  陆景笑了出来:“也对,他们哪里比得上我哥的手艺。”

  陆晏习惯性地挑了几块瘦肉放到陆景碗里:“再过两个小时阿机阿云也要下课了吧,他们才六、七岁,这么小就开始上写作兴趣班真的有用吗?”

  “有用,真的有用,你可能不懂我们这种有天赋的感觉。”陆景的眼中写满了恳切。

  “……吃饭。”

  陆晏将碗筷收拾到洗碗机里,按下启动键后一扭头,看见陆景拎了个儿童绘本,正煞有介事地对怀里的陆耽朗读着。这几天忙着琢磨志愿,一直宅在家里的陆景头发有些长了,陆晏走上前,轻轻挑起他快要遮住眼睛的刘海,在手指上绕了两个圈。这时,陆耽开始发出不耐烦的声音,从陆景腿上爬了下去,一把扯住陆晏的衣角开始哼哼唧唧,陆景摇摇头:“像你大哥一样,没天赋。”

  陆晏摆弄头发的动作停了,随即在陆景头顶轻拍了一巴掌:“你还没完了。”

  陆景顺势往床上一倒:“疼疼疼,要大哥亲亲才能起来。”

  “那你躺这吧,今晚陆耽归你带,”陆晏显然不吃这一套,“多大人了还撒娇,陆玄都比你成熟。”

  “行,先帮我递个枕头过来。”陆景还真就不动了。

  陆晏从床头拽了枕头塞到陆景头下,又捞起快爬到床边的陆耽放到陆景胸口上:“抱好了,我先去洗澡。”

  陆景一动不动地抱着陆耽躺在床上,一边听着水声从隐约响起到完全消失,一边控制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陆晏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平角内裤,他在大学期间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全身的肌肉线条锻炼得恰到好处,陆景只瞄了一眼就迅速别过头去,偷偷咽了一下口水:“哥你先把衣服穿上,别着凉。”

  “没事,空调开得也不低……诶你至于吗,平时又不是没看过。”陆晏看着突然转过去的陆景,有些想笑。

  “嗯,我去洗澡。”陆景支吾了两句,起身将陆耽放进婴儿床里,迅速走出了主卧。

  浴室刚刚被陆晏用过,里面布满的氤氲水汽令陆景年轻的躯体更为燥热,他索性将水温调至最低,任凭花洒中冰冷的水珠落在身上。陆景胡乱擦了擦蒙在镜子上的水雾,又抹了一把脸,对着镜中的自己做口型:“你个禽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在这样?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陆景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去KTV放纵,在有些走调的情歌中,朋友不怀好意地笑着问他,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陆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朋友顿时来了兴致:“哪个班的?快从实招来!”

  陆景摇摇头:“不是咱们学校的。”

  “真没看出来,你小子深藏不露啊!这好不容易考完了,不向人家姑娘表个白?”

  “算了吧。哎该切歌了该切歌了,下一首谁的?”陆景迅速岔开了话题,朋友看他坚决不肯开口,也不再追问。

  陆景不会说,被问及心上人的那一刻,出现在脑海中的人居然是他亲哥。

  察觉到自己对陆晏的感情不太对劲后,陆景的第一反应是躲着陆晏。可是三个小孩子在上学,爸妈忙着工作和照顾陆耽,平时只有蹲在家里等高考成绩公布的陆景和刚一写完毕业论文就溜回家清闲的陆晏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怎么躲?

  完了,越看越喜欢。陆景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

  陆景一边努力藏起对兄长那些不可言说的心思,一边慢吞吞地擦干自己的身体,还没擦几下就听见门锁打开的声响,多半是陆机和陆云回来了。

  陆机刚一进门,就扬起手中的信件递到陆晏手上:“大哥,这是我俩在楼下快递柜里拿到的。”陆晏揉了揉陆机的头发,撕开邮件边缘,从中抽出一张暗红色的纸:D大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恭喜我哥如愿以偿。”陆景湿漉漉的脑袋凑了上来。

  “再过几天就要恭喜你了。”陆晏也想揉一把陆景的头发,结果蹭了一手的水。

  “休得此奶。”陆景得寸进尺,直接从身后将一头湿发埋在了陆晏肩上。

  看着浅色家居服沾上了一片水痕,陆晏用一根手指将在肩上蹭来蹭去的脑袋支了起来:“你这个分数基本上稳了,还有,去把头发吹了。”

  陆景翻出来吹风机,坐在母亲的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随意吹着头发,直到陆晏看不下去,一边用手指捋顺陆景乱糟糟的发丝,一边接过吹风机调低了温度帮他吹干:“该去剪短了……这段时间真是把你躺懒了,吹个头发都要让我代劳?”

  “自己弄不是看不到后面嘛……平时咱爸不也总帮咱妈吹头发吗?”

  “……你也是长发吗?”

  “留一回试试也不是不可行。”陆景一脸思索状。

  陆晏关掉吹风机,从梳妆台上挑了一根头绳,在陆景头顶随手扎起一个朝天揪:“确实挺可爱的。”

  陆景吐了吐舌头,顶着朝天揪去招呼陆机陆云洗澡,在陆云失控的笑声中又若无其事地走到餐桌前给陆耽泡奶粉。

  等到陆景喂完陆耽,陆机陆云也一起走出了浴室,两个小家伙从书包里翻出今天的作文交给陆景,一边一个地坐到他身边,陆景翻开陆机陆云的作文本细细阅读,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都有进步,不愧是我弟弟。不过阿机你看这里,还可以这样处理……”

  刚刚清理完浴室的陆晏抱着手臂,倚在门旁静静地看着他们。陆晏自己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神情是如此温柔,温柔到刚好抬起头撞上他视线的陆景怔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打扰到你们了?”陆晏的声音很轻。

  “没有。今天就到这里了,你们两个先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呢。早餐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和晏哥给你们做。”

  陆机歪头想了想:“想吃莼菜羹!”

  陆云眨了眨眼睛,附和道:“我也想!”

  “没问题,都去睡吧。”陆景一手牵着一个,将陆机陆云送到他们的卧室。

  陆景监督着两个弟弟爬到各自的床上躺好,关掉了他们卧室中的灯,又将门轻轻带上,转身看到自己的被子被陆晏抱到了主卧。陆晏见他站在那里不动,开口道:“今晚就按下午说的来,我怕我睡得太沉听不到阿耽的动静。”

  陆景点点头,心中暗暗盘算着,除了陆耽的婴儿床,主卧里只有一张双人床,这四舍五入不就是……

  陆晏自然不知道陆景在打着什么小算盘,一边铺床一边随口招呼陆景:“咱俩也睡吧。”

  “这就来。”

  陆晏关了灯,浓稠的黑夜将他们瞬间包围,只有一缕淡色的月光顺着两片窗帘的缝隙挤进室内,在床上涂抹出一道朦胧的光影。陆景抱紧了被子,轻声说:“大哥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一定会是一位很好的父亲。”

  “你想的太远了,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陆景笑了笑,没再搭话。他躺在床上数绵羊,数到五千多只还是无法入睡,只好试探着小声叫了陆晏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陆景轻手轻脚地坐起身,借着稀薄的月色凝视着陆晏埋在枕头中的侧颜,他就这样坐在那里踌躇了很久,最后有些迟疑地俯下身,屏住呼吸在陆晏的脸颊落下一吻。

  嘴唇触碰到肌肤的瞬间,陆景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要停止了,他只是碰触了一下就迅速离开,陆晏依旧平稳绵长的呼吸声让他在庆幸没被发现的同时又有一点隐隐的失落。陆景小心地躺下,他的心脏似乎要把刚才一瞬的静止补偿上一般,在胸腔中砰砰跳动。陆景甚至不敢再多看陆晏一眼,只得翻身背对着兄长,强迫自己尽快睡下。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过身后,陆晏就睁开了眼睛,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陆晏在陆景起身时醒来,他以为陆景只是要去洗手间,直到洗发水熟悉而清爽的味道逼近,他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陆晏只能装睡,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来自陆景的,有些荒谬的吻,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对待这份埋藏已久的心意。

  这年夏天,有一阵风在陆景年轻的心中呼啸而过,留下的却不是一地狼藉,一颗种子就这样卷入土中,在不久的将来生根,发芽,甚至开出最妖冶的花。


评论(2)
热度(2)
© 重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