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
 

桃花酿 [凯抗/晏景](试阅片段·2)

安静的割着自己的腿肉,难吃也总比饿死强QAQ


  “说来也怪,”陆逊笑道,“这孩子怕生,外人一抱就哭闹个不停,在你这里倒是乖巧得很。”陆凯看着怀里还不满两岁的小陆抗,小家伙好像生怕被这个未曾谋面的兄长扔出去,小手一直紧紧抓着陆凯的衣领。陆凯怜爱的抵着小陆抗的额头,开口时声音满是温柔:“抗儿可知道我是谁?”陆抗眨眨眼,怯怯的摇了摇头,陆逊笑着揉了一下儿子的脸:“抗儿,这是你兄长。”小陆抗睁大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过了好一阵才略带迟疑的开口:“阿兄……”

————————————————————

  陆凯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打趣道:“抗儿可是思慕谁家的姝子?”陆抗强作镇定,抿紧唇不做声,双颊却腾地红了一片,陆凯便知多半是被自己言中,轻咳一声不再追问。

  当年那个站在树下读书的孩子,终究是长大了。

———————————————————— 

  陆景醒后发觉陆晏不在屋内,便支起窗向外望去,只见陆晏正在树下习武,一柄长剑舞的飒飒作响,年轻矫健的身形仿佛环绕着一条上下翻飞的银龙。陆景趴在窗边看了一阵,起身胡乱束了束头发,随意捡了件直裾袍披上,走到院中。昨夜的风雨折损了不少枝叶,落花断枝沁入泥土,不时有阵阵凉风袭来,陆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不想惊扰到兄长,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陆晏习武专注,过了半晌才注意到他,收了剑走近,伸手拂去落在陆景头上的树叶,顺势在他头顶用力按了一把,陆景狡黠一笑,飞快地捉住陆晏的手腕,传来的温度却让陆晏微微蹙起了眉:“你先回房换好衣裳,当心受凉。”

————————————————————

  陆晏一直觉得两人自幼失了母亲的照顾,阿父常年领兵在外无暇时刻顾及他们,祖母又日渐年迈,阿弟喜欢黏着自己也是情理之中。如今兄弟二人虽说都已行过冠礼,人前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然而陆景那些诸如四仰八叉的趴在榻上不肯起床,撒娇求陆晏帮他研墨的行为,只有陆晏见得到。陆晏也曾半开玩笑的抱怨过陆景怎么在其他兄弟面前就一切如常,陆景一摊手,一句 好歹我也是他们兄长,在他们面前不便失态只好来找我唯一的兄长咯 直接噎得陆晏无话可说——合着你小你有理,我大我活该是么?!


评论(13)
热度(12)
© 重渊 | Powered by LOFTER